您当前的位置 : 电竞频道 >> 专题报道

帮球员提高技术水平:游戏还有这种隐藏功能?

2018-06-27 05:55来源:游民星空编辑:万彦军

  本文编译自Brian Blickenstaff的博客,Brian Blickenstaff是一位职业体育记者

  上半场即将结束,我似乎无法阻止霍芬海姆U19队的前腰阿德里安·贝克持续破门得分。不仅如此,这种情况还连番出现,当他完成帽子戏法时,脸上的表情都从兴奋变成了尴尬——这种虐菜的经历让他都有些过意不去了。

  贝克18岁,他非常瘦,速度很快。至于我则31岁,既不瘦又不快。不过这不重要,因为比赛的场地并不是球场——甚至看不到真实的足球。一切都发生在在德国霍芬海姆足球学院的一间洁净的宿舍里——这场球赛实际发生在Xbox上。

  一开始,根据我的判断,我认为击败贝克的概率很大,虽然如今,我玩游戏的时间已经不多,不过,作为油腻的老玩家,在谈到FIFA系列时,我还是有几分自信的:事实上,当贝克还只有2岁的时候,我便成了FIFA的忠实用户。而且就像在现实中的赛场老将一样,我坚信,经验肯定是有用的。

  如果给职业球员上手的时间和机会,他们在游戏中的表现要比我们普通人强很多;受此启发,作者开始思考一个问题:玩游戏是否可以改善球员的赛场表现呢?

  但情况并非如此。贝克似乎能料到我的每个举动和部署——这真令人震惊。他一次次趁虚而入,只要我表现出一丁点意图,就会超相关区域大举施压。在整场比赛中,我只有极少的情况能控制住皮球,而且只要我开始传球,他就一定会设法抢断,甚至是在后场倒脚时也不例外。

  对此,我只能猜测:也许贝克也是个FIFA系列的老手?但他矢口否认。也许是我手生了?情况同样并非如此。事实上,其背后还有更多原因。我不由开始猜想:如果他擅长《FIFA》,部分是因为精通足球呢?如果赛场经验提升了他在游戏中的思考速度,那么,这种影响又能否反其道而行之呢?

  事实上,几年前,作为德甲联赛的顶级球队之一,霍芬海姆队的教练班子就在思考这一问题,他们询问了队内的心理医生扬·迈尔博士(Jan Mayer):有没有办法能让队员们的思考更快?随着比赛的节奏越来越快,教练们普遍担心,队员们可能有跟不上节奏的情况出现。

  霍芬海姆队的心理医生扬·迈尔博士,他率先尝试利用游戏提升队员的赛场表现

  迈尔博士非常惊讶。和许多体育界的心理医生一样,他工作的理论基础,都是源自蒂莫西·加尔威(Timothy Gallwey)1976年的著作《内心的网球赛(The Inner Game of Tennis)》,这部开创性作品讨论了如何“集中精神”、进入“全神贯注”的状态,进而帮助球员找到比赛感觉。至于如何加快思考速度,则是迈尔从未考虑过的,但很快他就意识到,自己之前的想法实在是太短浅了。

  尽管许多退役球员拒绝承认,但在过去的15年里,顶级足球赛事的节奏明显在加快。事实上,拿如今的足球赛和2000年的足球赛进行对比,其会发现其中的差异就像是当今的赛车和1970年代的赛车一样明显——虽然其中有相同的赛道、一样的规则、但速度却快了许多。不仅如此,足球球员的体格也更加壮硕,而在一些精英球队,队医还会对球员的伤病情况展开更有针对性的调理。

  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了队员的精神世界。不久前,德国国家队的心理医生汉斯-迪特尔·赫尔曼博士指出:在世界杯上,德国国家队球员每次每次的控球时间已经从2006年的2.9秒缩短到了2014年的0.9秒——换言之,在短短8年内,留给球员的判断时间缩小了整整三倍。迈尔对此评论说:“如果比赛节奏更快,那么,赢球将不只靠力量和跑动——你还必须思考得更快。”

  “您有没有听过卡内曼(Kahneman)的书——《快思慢想》?”

  当被问及这个问题时,我们正在德国南部一座人口只有2000的小镇祖芬豪森,这里也是霍芬海姆队的集训中心——即迈尔博士办公室的所在地。当地离海德堡不远,在2004年,他曾在当地的大学取得了博士学位。而在他40出头的时候,也就是2008年,他来到了这座由农舍改建成的办公室,并成了霍芬海姆队的后勤人员。

《快思慢想》也曾被译成繁体中文版,对心理学感兴趣的读者可以买一本看看

  《快思慢想》也是迈尔博士研究的基础,事实上,在他开设的“游戏实验室”中,各项工作基本都是围绕着该书展开。书中的观点可谓极有见地,完全值得人们倾注一生去钻研,甚至可以说,该书就是《宇宙简史》之类经典科普著作的心理学版。

  按照书中的说法,我们所有人的思维体系都由“快思”和“慢想”构成,这两种模式互有差异。在书中,作者丹尼尔·卡内曼对这种模式描述道:

  “前一种思维模式会自动高速运转,几乎和人的主观自觉无关,更不存在刻意的控制。

  后一种模式则将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了与目标相关的、劳神费力的心理活动上——比如复杂的计算。它的运转往往与主观经验、注意力等因素有关。”

  现在,让我们把目光聚焦到职业球员身上——他控球时的表现,我们称之为“技术”,实际在年轻时便被融进了他的思维体系里。举个例子,当梅西把对方后卫耍得团团转时,他不会花太多时间思考该如何触球或控球——一切都如同水到渠成一般。这就是第一种思维模式在起作用。在体能等硬指标领域,梅西也许和主流球员相差不大,真正让他与众不同的地方,是他能迅速理解球场环境,然后决定采取何种行动——更直接点说,梅西擅长的是迅速发现问题,并找出解决方案。

  迈尔说:“对于提升专业运动员的思考速度,最有潜力的方向是加快他们的分析和思考速度,并据此做出正确决策和投入行动:这些都与第二种思维模式——即慢思考有关。”

  事实上,心理学家们很早就发现,在“执行功能(译者注,Executive functions,这个心理学名词指的是人脑的一种认知系统,用来管理和控制工作记忆、注意力、决策、抽象思考等其他认知过程)”领域,顶尖球员的各项测试表现都出类拔萃,尤其是在创造力、目视跟踪、目标切换、工作记忆和情绪控制领域,这些球员的得分都非常之高。这种情况相当令人诧异,并颠覆了我们的认识——职业球员不仅肌肉发达,在某些智力领域也达到了你望尘莫及的水平。

  但问题在于,通过训练,“执行功能”的表现可以提升吗?你是否可以通过专门的训练,改善第二种思维模式的表现?

  答案可能是肯定的,这种训练的模式和电子游戏非常接近。

  自诞生之日起,电子游戏便长期被等同于儿戏。但它对我们大脑产生的影响,以及这种影响的意义却被公众长期忽视。

  在过去五年中,全世界的心理学家们一直在研究和测试游戏对人脑的影响。最新研究表明,顶尖的动作游戏——尤其是以《使命召唤》系列为代表的FPS游戏——玩家,和顶尖球员在“执行功能”测试中的表现有很多相近之处。另外,类似的情况在特种部队士兵和空中交通管制员身上也有出现。

  说到这里,迈尔兴奋地递给我一系列学术论文,它们有着这样的标题:“论如何提升动作类游戏的反应速度”;“论动作游戏对认知的影响”;“视觉注意力的能力拓展——以电子游戏为例展开的研究”,如此等等……

  迈尔对此评论说:“无论是处理信息的速度、还是切换多项工作的灵敏度,或是跟踪特定目标的专注程度……这些赛场上所需的能力都可以借助电子游戏得到提升。同样,我们也因为这种科学方法而倍感鼓舞。

  在霍芬海姆,我们也对接受游戏辅助训练的队员进行了“执行功能”表现测试,结果和最初在“游戏实验室”中的情况一样,其中也表现出了明显的进步。他们处理信息的速度提升了大约2%,专注度指标则提升了10%左右。这些都有实验室报告可供证实。”

[1]  [2]  下一页  尾页

相关阅读

频道推荐

精彩视频

江西网警在线
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-红盾标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