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电竞频道 >> 专题报道

中国电竞的2018,冠军年的困境与未来

2018-12-14 05:20来源:娱乐资本论编辑:万彦军

  如果说2017年,是中国电竞的元年。2018,则是中国电竞的冠军年。这一年中国电竞战队不仅在《英雄联盟》夺得大满贯,在《绝地求生》和《炉石传说》等多个项目捧得历史桂冠,8月的雅加达亚运会上,中国电竞健儿更是首夺两金一银。

  这一年,不只有鲜花,奖杯与粉丝们的泪水,还有上下游厂商们拿到的大额融资。但这些都无法掩饰电竞行业里中下游变现困难的现状。政策与盈利这两只脚镣,让本该在元年之后,学会走路的电子竞技步履维艰。

  与此同时,电竞出海、大厂入局、和富二代扎堆逐渐成为趋势。努力探索变现模式,脚踏实地的电竞人,正在让电竞从热门生意离稳定赚钱越来越近。

  2019年,电竞中下游能否找到稳定的变现模式?电竞出海和富二代扎堆给电竞带来的是毒药还是解药?关于电子竞技的未来,12月18日,在娱乐资本论主办的“CEIS2019·第三届中国娱乐产业年会”上,LGD、RNG、FEG、大鹅电竞以及大神电竞的创始人及高管将会在现场说给你听。

  冠军满怀,融资翻倍

  2018年,中国电竞在赛事上多点开花。这一年,充斥着奖杯、冠军、鲜花与粉丝的泪水。

  5月的巴黎下起了金色的雨。全华班的RNG战队击败强敌韩国KZ战队,阔别三年拿回英雄联盟季中赛冠军。11月,王思聪投资的iG在韩国创造历史,为中国LOL拿回苦等7年的全球总决赛冠军。至此,中国LOL在今年拿下了英雄联盟领域的电竞赛事大满贯。

  几乎是iG夺冠的同一时间。守望先锋世界杯上,中国代表队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击败夺冠热门加拿大,获得亚军。随后在炉石传说世界杯上,中国队一扫此前中欧对抗赛上0-8的阴霾,决赛中横扫巴西获得世界冠军。

  在MOBA领域的另一片赛场DOTA2的各项比赛中,已经落户杭州的LGD战队连续拿下震中杯和MDL长沙站两座Major比赛冠军,并在DOTA2的Ti8国际邀请赛上取得亚军。

  中国战队的冠军年不仅仅在受到热捧的MOBA领域,在FPS领域也有了历史突破。

  《绝地求生》玩家们还没等到国服,却先等来了世界冠军。7月的《绝地求生》首届全球邀请赛中,OMG拿下总冠军。两个月后,中国CSGO老牌战队天禄在伦敦Major预选赛上闯关成功,代表中国CSGO首次挺进Major正赛。

  今年,也是电竞首次入选亚运会,在雅加达亚运会的电竞表演赛中,中国电竞健儿在《皇室战争》比赛中拿到银牌,在《英雄联盟》和《传说对决》上拿到两枚金牌。“升国旗,奏国歌”中国电竞以两金一银的成绩为电竞正名。

  在冠军带来的荣耀下,俱乐部及电竞领域公司的融资数额也比去年翻了一倍。

  去年,VG战队相继完成近千万人民币的Pre-A轮融资与5000万的A轮融资,LGD战队获得了3000万A轮融资,电竞战队常奥PRW获得千万元Pre-A轮融资。

  到今年,KPL顶级战队QG获得头头是道基金领投的近亿元A轮融资。LPL头部战队EDG也完成了曜为资本及中偶基金联合领投的近亿元Pre-A轮融资。

  资本的大量投入,来自于俱乐部们招商能力的提升,以及对营收多元化的探索。

  RNG在今年优化了品牌团队,联手Keep发起了跑步公益活动,搭建了全球多个地区的粉丝后援会,还发起了捐赠图书的公益活动。提供给赞助商的TVC广告和文案上也有了更多创新,S8期间RNG的赞助商多达11个,去年还仅有6家。

  得益于招商能力的提升,业内人士透露“iG、RNG这些LPL头部战队,下半年的赞助商数额翻了三倍”。

  在俱乐部以外,资本继续流入电竞产业链的中下游。

  直播平台触手TV获D轮融资1.2亿美元,斗鱼完成E轮融资39.8亿元,虎牙获B轮29亿元并成功赴美上市。电竞陪玩平台中,“比心”获IDG资本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;“捞月狗”宣布完成2亿元C轮融资;“鲸致互娱”获数百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。

  在电竞生态链的中下游,承办KrKPL的FEG电竞完成A轮亿元融资,网竞科技完成2 亿元人民币的A+轮融资。大秦电竞完成天使轮千万人民币和A轮数千万人民币融资,浮冬数据获千万级人民币的A轮融资。超竞教育获数千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,PentaQ刺猬电竞获天使轮千万级人民币融资。乐竞文化获腾讯战略投资,金额不详。

  2017年,电竞投融资事件50起,融资金额为31.7亿元。截止今年6月底,电竞发生的16起投融资事件带来的融资金额达到76.9亿元。

  不仅总额是去年两倍以上,融资轮次也更为靠后。

  2018年前,电竞融资交易轮次80%在A轮(包含A+轮)之前,截止2018年6月,A轮(包含A+轮)融资次数占比仅为53%,资本的投入趋于成熟与理性。

  据艾瑞咨询,2017年电竞生态市场规模约50亿元,其比重在不断上升。按照增速保守预计,2018年整个电竞市场规模会在800亿元以上。

  变现无力仍然是核心问题

  电竞项目登上亚运会,多个项目获得重大赛事冠军,对玩家来说,2018年是美好的一年。但这无法掩饰电竞行业中下游变现无力的事实。

  目前,处在电竞行业中游的厂商多为电竞内容制造者。如赛事运营、承办方、俱乐部。中游厂商们的盈利模式基本分为赛事制作和全产业链运营两部分。赛事制作主要包括承办或举办各类顶级电竞赛事及其内容制作;基于电竞赛事的全产业链运营的业务则包括品牌整合营销,艺人经纪、电竞电视、电竞运动场馆建设和运营等。

  前些年,国内电竞赛事繁多,质量却参差不齐,主要原因在于赛事运营上存在较大差距。那时候,第三方赛事占据绝对主流。最近几年,由于缺乏变现模式以及上游厂商不放开授权等原因,存活下来的第三方赛事屈指可数。尽管随着移动电竞的崛起,手游电竞赛事变多了,但赛事总数上却变少了。

  这样的结果就是,市场竞争变得不再良性。据某赛事承办公司B员工介绍,B公司的竞争对手在竞标时经常恶意竞争,赔钱竞标。

  “竞标不是为了赚钱,而是为了刷业绩,拿融资。和这样的公司竞争,整个行业早晚被它玩垮。”

  细分领域有所不同,不赚钱却总是相似。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俱乐部。即使大量资本涌入,但电竞本身仍然缺乏合理地变现手段。

  据资深电竞从业者L介绍,一般而言,战队支出的大头是选手转会费,选手和后勤工作人员的工资,设施购买维护,基地(甚至主场)的房租,另外还有其他一些例如伙食交通之类的杂费支出,活动的运营支出等等。对于一家LPL俱乐部而言,这些费用的支出每年至少达到8位数。

  “然而电子竞技战队本身的收入来源,其实只有3种。其一,选手转会;其二,冠名赞助;其三,队员直播和联赛直播分成。以目前中国电子竞技市场的发展规模来看,即使像是RNG这样的顶级战队,他们的收入也很难保证覆盖所有的支出,遑论其他规模和知名度更小的战队了。

  成熟的传统体育,收入来源其实也是如此。世界范围内最成熟的体育联盟之一的英超,球队的收入也无非是这三条;但是,英超的转播分成费用极高,一旦升超,一年即可获得数千万英镑的转播费用,即使当年降级,也有降落伞机制让球队不至于失血受到打击。而这样的优势,对于电子竞技联赛来说,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拥有。”L如是说。

  当然,国内的俱乐部们并不是没有思考应对方案。但选手明星化常常迫使俱乐部在战队成绩与走穴赚钱上做选择题;线下主场与电影院、网咖、明星餐馆的尝试也毫无建树;有些俱乐部推出了陪玩App,意欲在陪玩市场分一杯羹,当然,从数据上看,收效甚微。

  更困难的是,电竞俱乐部在资本市场想要讲好自己的故事,并未易事。资本的涌入,更多地是看好电竞的未来。至于现在能否赚钱变现,或许俱乐部都很难做出肯定的回答。

  电竞出海、大厂入局、富二代扎堆的电竞未来

  当然,这并不是说电竞是一门坏生意。2018年即将过去,电竞出海、大厂入局、俱乐部多元化早已初现端倪,这一切在2019年,很可能继续成为关键词。可以说,丰富的想象空间正是电竞让千万粉丝狂热的迷人之处。

  亚洲地区成为了中国电竞在出海之路上的第一块乐土。

  此前,全球化一直是王者荣耀的阿喀琉斯之踵。KrKPL(王者荣耀韩国职业联赛)的举办体现着王者荣耀从赛事切入,扩展全球化的野心。由KPL联盟与FEG电竞主办、OGN(韩国)承办的Kr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已经于10月开打,将持续两个月,总奖金2亿韩元。

  游戏厂商进入寒冬,大厂入局电竞实际上是大势所趋。

  国内市场,网易推出赛事品牌NeXT,旨在打造一个综合性质的赛事品牌。

  海外市场,网易和趣加体育联合举办的《终结者2:审判日》ROS全球职业联赛今年7月正式开赛,目前已经吸纳了2,000支队伍,赛事吸引了全球1,000多万观众在Facebook上观看6种语言的直播。

  当然,除了作为上游厂商的网易,B站、趣加、华硕等厂商在俱乐部上的投入同样证明了电竞对大厂的吸引力。2019年,入局的厂商只会增加,不会减少。电竞的未来充满了想象空间,没有厂商能够拒绝这份诱惑。

  被诱惑的不仅是游戏厂商,在看到王思聪坚持投资7年成为电竞英雄后,何猷君带着V5战队杀入LPL战场,据业内人士透露,另一支LPL新军SDG背后有中国稀土之子蒋鑫的回归。

  电竞俱乐部中,富二代的身影越来越多。华鼎公子丁俊的VG,华西村富三代孙喜耀的Ehome,江西富二代白星的RNG,珠江商贸朱一航的EDG,以及雏鹰农牧公子侯阁亭的OMG人手一只电竞战队。

  但这其中,能像王思聪为爱好持续发电多年,并成为英雄的是个例。而且冠军战队iG在S8后也爆出了管理问题和商业能力的欠缺。

  何猷君和蒋鑫自然希望会成为白星和朱一航一样的顶级战队掌舵者,而不是像侯阁亭一样,在老爸公司雏鹰农牧负债百亿之余,其作为大股东持有的OMG战队和全民直播遭遇入不敷出、资不抵债的境况,被网友们看做不务正业的代表。

  但无论是富二代还是资本,中国俱乐部缺的并不是曝光度,而是在管理方面的知人善用和

  对变现模式的探索。毫无疑问,这是未来几年中俱乐部的主要任务。毕竟,未来设想的再美好,也需要脚踏实地,从盈利开始做起。

相关阅读

频道推荐

精彩视频

江西网警在线
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-红盾标志